<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女王征服日本

女王征服日本
2050年初夏,美国,纽约的一所高级寓所里。

伊琳娜表情凝重的在房间中踱着步,刚刚国防高官的话给了她很大的触动和压力,近年来,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日本这个小小的岛国,又有了蠢蠢欲动的念头,而这一次,它已不仅仅满足于占领亚洲,它的目标已直指美国,成为新的世界霸主,是这个狂妄而陕隘的民族的终极目标。

如何破坏日本的计划,美国政府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不便直接出面,所以政府就想到了伊琳娜,一个由美国政府支持的地下组织——美姬组合,而伊琳娜则是这个组织的首领。

伊琳娜——30岁,1.68米的身高,长年的领袖生涯,使她具备了一种高贵典雅的气质,全身有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成熟魅力,目光冷漠而威严,前突后翘的身材,使无数男人甘愿拜倒在她的脚下。

一阵清脆的笑声打破了伊琳娜的思路,一身劲装,长发披肩的苏珊走进了房间,苏姗是美姬组织的另一个重要成员,26岁,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性格外向活泼,身材丰满匀称,1.78米的身高,双腿修长,尤其小腿的曲线非常动人,苏珊今天穿了一双及膝的长靴,黑色的皮质超短裙,短裙与长靴间一段丰腴的大腿恰到好处的裸露在外,尤显妩媚。

苏珊的身后是一个头戴面具的黑人男奴,男奴跪伏在地上,像狗一样四脚爬行,脖子上项圈的一端被一根黑色皮带系着,另一端则握在苏珊的手里。

「姐姐,什么事让你如此烦恼?」「还不是日本国的那档子事」,伊琳娜说着,从苏珊手里拿过了皮带,把黑奴牵到了自己的脚边,黑奴很顺从的匍伏在伊琳娜的脚边,伊琳娜把脚伸到了黑奴的嘴边,黑奴马上伸出舌头,为伊琳娜清洁起高跟鞋来,伊琳娜的双脚很有美感,足弓曲线十分性感,黑色的高跟鞋配上黑色的丝袜,使人有一种不禁触摸的冲动。

黑奴舔的很投入,在唾液的滋润下,伊琳娜的鞋显得光彩夺目,突然,可能是由于不小心,黑奴的舌头碰到了伊琳娜的裸露在鞋外的脚背,这一举动显然引起了伊琳娜的不满,伊琳娜不由分说,重重的一脚踢在了黑奴的头上,黑奴强忍着剧痛,跪在地上,请求着伊琳娜的原谅,伊琳娜余怒未消,从墙上摘下一支鞭子,一脚踩住了黑奴的头,用力的抽打起来,黑奴由于头被踩住,只能徒劳的在原地痛苦的扭动着身子,苏珊显然没料到伊琳娜会这么大的火气,赶快拦住了她「好了,姐姐,我可好长时间没见你这么生气了,打死个黑奴倒没什么,可别气坏了身体」。

说着,苏珊按了一下桌上一排按扭的其中一个,大约半分钟的时间,一个白人奴隶从门口爬了进来,背上驼着两杯红酒,苏珊递给了伊琳娜一杯,「我已经和中情局的人有过接触,他们反馈回来的信息对我们也许是一个好消息,日本的高层们有一多半都是军人出身,巧合的是他们的内阁总理大臣和首相,还有国防大臣都参加过2033年的印度战役,也许我们可以进一步研究一下他们的资料,或许能找到一些对我们有帮助的信息。

」伊琳娜沉默了一下,「也许你是对的,你回去准备一下,这次的任务很艰巨,叫上薇儿,明天我们就飞日本,到那边摸一下情况」。

说完,伊琳娜用脚踢了踢黑奴的头,「驼我上厕所」,黑奴赶忙跪平了身子,等伊琳娜骑稳后,向厕所爬去。

厕所内,伊琳娜坐在「马桶」上,又陷入了沉思,所谓的马桶,由经过精心改造的,由专门的厕奴仰躺在下面,厕奴的脸部被一个真正的马桶完全罩在里面,而厕奴的任务就是一丝不落的吞下伊琳娜贵妇的排泄物,可能由于近来压力太大,伊琳娜今天的排泄有些不畅,伊琳娜有些烦燥的踢了一下躺在下面厕奴的裆部,厕奴立即抬高上半身,用舌头徐徐的按摩着伊琳娜的屁眼,刺激着主人的便意,这个厕奴是美姬成员特意在日本为伊琳物色的,对女人的排泄物有着一种疯狂的迷恋,而且技术非常好,在厕奴的努力下,伊琳娜有了一点感觉,一团大便从肛门里排了下来,厕奴张大嘴,完全包住了伊琳娜的屁眼,把伊琳娜的大便吞进了嘴里,说是吞,其实也是有技巧在里面,在吞的同时,还必须辅助以吸吮,以利于大便的顺利排泄,伊琳娜今天的大便有些干燥,屎头有点发硬,厕奴嚼的有点吃力,大约5分钟,伊琳娜站了起来,旁边一个白人小男孩跪在地上,看样子大概只有15、6岁的样子,伊琳娜抓住他的头发,把他的头向身体后方拉成了大约90度,然后把自己的屁股坐在了小男孩的脸上,小男孩显然不能完全承担伊琳娜的体重,吃力的用双手托住伊琳娜的屁股,然后用舌头清洁着伊琳娜的屁眼。

用小男孩清洁屁眼是伊琳娜的坚持,她不像苏珊,不管黑人、白人,也不管青年、老年,伊琳娜认为,小男孩比较清纯,所以会比较干净,她坚持认为自己身体的任何部位,哪怕是最脏的屁眼都应该是圣洁的。

很快,屁眼被清洁干净了,伊琳娜满意的提起了内裤,在小男孩大张的嘴里吐下了一口唾液,这是她对小男孩劳动的奖赏。

骑着黑奴,伊琳娜来到了自己的卧室,卧室里,一个全身赤裸,大约50多岁的白人男子看到伊琳娜进门后,显得十分兴奋,匍匐着爬到了伊琳娜的脚边,近于疯狂的亲吻着伊琳娜的高跟鞋,「好了,总统大人,让我坐下来歇会儿,你可以用你的舌头来为我的脚做一个按摩」,这白人男子在一次聚会后,他完全被伊琳娜的美貌和气质所折服,甘愿作了伊琳娜脚下的一只忠狗,伊琳娜坐在了沙发上,这个被唤作「总统」的奴隶爬到了伊琳娜的脚边,满怀忠诚的用嘴把伊琳娜的高跟鞋给脱了下来,用舌头把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后,又用嘴毕恭毕敬的把高跟鞋叼着放在了鞋架上,看到他笨拙而恭敬的样子,伊琳娜的嘴角不禁荡起一丝笑意,说走就走,伊琳娜不想在耽搁了,随即在次日的清晨打电话叫上了苏珊,她们订好机票后立即登机出发了。

从大洋的西岸飞至东岸需要很长的时间,这点两人都非常清楚,所以在飞机上她们不吃和不喝任何的东西,在伊琳娜看来:要是吃了食物和饮水的话,几个小时就会想上厕所的,由于成天在美国的习惯使伊琳娜已经没有办法接受普通的卫生间和马桶了,在伊琳娜的逻辑世界里面,男人的口才是最基本的马桶,还不是最好的,最好的还要外加一定的条件或者改造。

几个小时过去了,伊琳娜睡了一觉醒来,环视四周的旅客几乎90%的都在睡觉,而自己觉得口干舌燥,很是的不舒服。

于是伊琳娜叫醒了苏珊说自己决定喝一点点的饮料,苏珊极力反对。

别人不喝自己喝,到时候反正总会有办法的,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不成。

伊琳娜要了一听可乐一饮而下,简直冰爽到底呀,精神也逐渐好转的她顺手拿了本杂志开始看。

可是好景不长,一会儿后伊琳娜明显感觉到了刚喝下的液体把早上喝下的挤到了边缘了,没办法拉,她起身往卫生间走去。

打开卫生间的门后伊琳娜看到了人人使用的马桶,自己怎么也坐不上去。

正当她徘徊的时候,一个男人走来了,看上去有40岁左右吧,是机上的大厨。

他问:「怎么了,小姐?需要帮助吗?」「没什么,就是用不习惯厕所」。

男人把四周看了一遍后觉得没有什么不对的啊,用疑虑的目光看着伊琳娜。

「我、我、我需要有生命力的厕所」。

伊琳娜好不容易含蓄地说了出来。

那个男人很是不解,挠头思索了10多秒后说:「你是不是需要一个厕奴?」没有想到这么个老男人悟性高得惊人,这下正中伊琳娜的下怀,她连忙点头。

男人又说:「我来为你服务吧,主人!」虽然这句话让伊琳娜感觉仿佛回到家里或者办公室,但她还是置疑地上下打量了眼前的这个冒出来的厕奴。

男人似乎看透了伊琳娜的心思说:「放心吧,10年前没有钱的时候我做过一星期的这个工作。

」说完后,男人跪在卫生间的地上,伸出两手拉住两边墙上放置物品的不锈钢用具仰头并张开嘴巴。

已经憋得快受不了的伊琳娜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将就用用看看吧,绕到男人身后从裙子里把紫色的内裤退到膝盖。

男人向后移动了少许,伊琳娜看见一个头钻进她的胯下。

四目对视的瞬间伊琳娜从他眼里看到一种虔诚。

男人见到的是从没有过的完美玉臀。

伊琳娜把阴部放进了那个张的好大的嘴巴里面。

这感觉还真不赖,以前从没有试过直接的排泄方式。

正当伊琳娜这样想的时候男人把腰身挺直起来,伊琳娜双脚离地被托了起来,可是自己依然座在头后仰着的男人的脸上,这种感觉真实而且奇妙。

这时的她感到胯下男人的喉里面传来一股吸力,自己也不由自主的开始小便。

没有间断、顺畅、无渗漏,整个过程。

一种放松传来时人家的舌头已经在清洁自己的尿道了。

伊琳娜闭上眼睛享受着,男人舔到他也感觉不到尿骚味后才停下,刹那伊琳娜觉得自己更加的高贵无比。

当伊琳娜下到地上拉起内裤后说:「verygood!」男人说:「这没有什么的,我受过训练,在我们国家受过这样的训练的人不是很多」伊琳娜递上50美元小费。

「不!小姐,能够为你这么漂亮华贵的小姐提服务是我的荣幸!谢谢你的圣水,我叫腾田!」伊琳娜很高兴地回到了座位,「你怎么解决的?」苏珊看她很满意的样子实在是无法想通。

伊琳娜笑笑,不作回答。

「别这样拉,快说!我想来大的」看到也很憋的苏珊伊琳娜告诉了她,只是省略了详细的过程。

苏珊急步走向厨房问:「谁是腾田?」「我,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吗?」苏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当着几个空姐的面说:「我很急,需要你帮忙解决一下,就象刚刚你帮那位小姐一样」。

腾田看了看这个异国美女,在很职业的裤子下面包裹这丰满的臀部一定很美丽,随后在同事门惊奇和不解的目光中跟随苏珊到了卫生间。

问清楚是大便后,他摆出先前的样子让美女上厕所。

苏珊背堆腾田脱下外裤,腾田看到了同样美丽充满诱惑的黑色内裤,紧接着内裤也除下了,苏珊能从镜子里面看到腾田在欣赏自己,但是某种感觉已经不容她再多考虑其他的东西。

很快,苏珊也骑到腾田脸上,接着腾田也把苏珊顶了起来,「哦!mygod」,苏珊不由得惊呼起来。

起初苏珊怕腾田接受的速度要是跟不上会把地板弄脏的,所以拉的很是不畅快,拉一下又忍住,小节小节的进入腾田的口中,苏珊加快了一点很快发现并没有什么东西顶住自己的肛门,就大胆的拉了一大节,竟然也没有不妥的感觉,而且人家整个的嘴巴把自己的肛门包住了,什么臭味也没有,这样她就想怎么拉就怎么拉。

又是大便,时间久很无聊,苏珊就顺便说了。

腾田听到后想了一下,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就让苏珊一面在自己口中大便,自己一面站起再蹲下,苏珊这下可乐了,没有想到这次跟伊琳娜出来还能有这个享受。

终于拉完了,苏珊看到腾田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

她说:「可以清洁了」,腾田用舌头慢慢的给苏珊舔着,还使劲地往深处进,把舌头能到的地方都舔得很干净。

苏珊终于下来了,她回头看看这个临时的厕奴,这家伙还很高兴的样子,苏珊直接问:「我的大便怎么样啊?」「很是香甜!酥软,可口」,听到厕奴赞美自己的大便,苏珊从头爽到脚。

「再见!唉!你不去做马桶真是可惜,美女们少了很多享受。

」在苏珊去排泄的这段时间里面,伊琳娜在想,到了东京能找到奴隶么?要不然怎么活下去,当初真应该把自己的带来,这样就方便多了。

她很清楚苏珊不会考虑这些,因为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都是由伊琳娜自己一个人来考虑问题和解决麻烦及需要。

还处在思考当中的伊琳娜已经感觉到了飞机降落的颠簸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她和苏珊下了飞机,面对这个自己从没有到过的国家,伊琳娜还是感到了一丝丝陌生。

再加上自己的身份问题是不可以公开的,真是很烦恼,要是在美国,那可是自己的天下。

她们二人就这么好奇地站在机场大厅里面,这时候伊琳娜看见腾田朝这边走来,就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的问道:「你能帮我们参考个酒店么?」腾田想了想写了个日文的酒店名字给她们就很自然的走开了。

两人都不认识日文,就只好打出租车。

一会后车停下了,伊琳娜和苏珊很是疲惫的下来一看,啊!这是什么酒店,怎么看怎么的不象。

问司机是否弄错了,司机很肯定的说NO,就是这里了。

看上去是一个占地面积很大的普通民宅啊。

但是长时间的旅途劳累容不得她们再找别的住处了,两人进入了里面。

眼前一亮,嚯,装饰得到还可以。

可是办理完住宿手续后进入房间一看,伊琳娜很不满意说了句:「这也叫酒店?」没想到服务员还是听懂了,就问她们怎么找到这儿的,伊琳娜更为不高兴,想着:这种地方也需要找。

苏珊就把腾田介绍的事说了,服务员一下明白了说给你们换房间。

当领着伊琳娜和苏珊向后院走去时,伊琳娜看到一个绿化得很好的院子,进入的门还有人守着,快进入院子时却把她们交给了另外一个叫惠子的女人。

惠子把她两带进院门口的一个房间里面,里面有六七个男人在聊天,惠子对他们说了句日语后,其中的两个就忙过来蹲在伊琳娜和苏珊跟前,两人一时不明白。

惠子看了一下又叫上一个过来蹲下,惠子台起腿很自然骑到那个男人的脖子上,调整了一下,男人就托着她站了起来。

惠子对伊琳娜和苏珊做了个请的手势。

苏珊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倒是伊琳娜脑子转的快,马上想到腾田的介绍后就让苏珊跟着她,伊琳娜也顺势骑上一个。

很快三人就骑人马进入了院子。

日本人天生矮小,没有美国人高大,伊琳娜和苏珊骑着的时候看上去似乎很残忍,两人的脚几乎垂到马奴的膝盖了,不过人家一直低着头到也让她们很舒服。

她们才不会理会奴隶的感受呢,最主要是自己觉得舒适就好。

就这样走了一会拐了好几个弯,到了一处比先前豪华的别墅住宅,令伊琳娜她们没有想到的是马奴没有打算让她们下来,而是一直进入别墅。

这时惠子看到伊琳娜很满意的样子用英语说:「二位就在这儿住下吧,你们的任何行动都由奴隶来代替,这就是我们的宗旨」就走了。

伊琳娜很惊奇在日本还有这样的宾馆,骑在马奴身上才感觉疲惫减少了一些,她四周看看,一楼没有客房,她使劲夹了一下马奴的头指向二楼,马奴小小的身躯竟然托着她费力的开始爬楼梯,伊琳娜和苏珊一边享受着不用自己走路的乐趣一边往楼上看去。

到了房间门口伊琳娜看到门设计的很高,客人不用下马就可以开门进入。

「真是天堂!」,苏珊不由的感叹。

进入后,小马一直把二人托到床边放下就坐到了床上说:「有什么吩咐就说。

」然后就开门出去了,接着进来两个25岁左右的男人把她们的鞋子脱去退到墙边跪下,伊琳娜对跪试服务并不陌生。

「给我按摩按摩足部,很累啊」,两个男人用电话从外面叫来个更小的看上去只有17岁的男孩,男孩用嘴巴慢慢退下伊琳娜的袜子后用舌头把整个脚掌清洗了三次后开始按摩,伊琳娜觉得舒服死了,小男孩的舌头很有力的按摩脚底的穴位,伊琳娜享受着,她就是喜欢小的或者更老的奴隶服侍。

而另外一张床上的苏珊却睡着了。

按摩结速后,伊琳娜要洗澡,跪着的一个奴隶爬过来趴在床边,伊琳娜骑了上去,他就爬向卫生间。

小男孩跟着爬进来,浴盆很大,中央有个摇椅一样的玩意儿,看上去还可以伸降,摇椅的中间如马桶一样有个洞。

水很快弄好了。

男孩先进入水里,伊琳娜好奇地上了椅子躺进水中,她马上感觉到有东西在自己身体上擦洗,她想这日本的科技还是很厉害的嘛,低头一看,原来是男孩闷在水中用他的舌头代替澡巾,真是比在美国享受多了。

当清洗到阴部时伊琳娜感到舌头轻柔的转了一圈后整个的嘴包住了自己的阴部,她有点兴奋了,象是在享受口舌性服务,可是没有她预料的结果。

而是感觉一顾顾水一次次的冲击进花瓣中的蜜洞里,冲进又被吸出,反反复复。

伊琳娜明白了这是帮她更好的清洁里面。

回到床上的伊琳娜休息了一会儿,很想来次高潮,就说了自己的想法。

男孩拉开床的侧边整个人躺进去了,哦,那么高的一点空间,能进人?伊琳娜正在思索感到臀部一下陷落下去,惊了一下,马上有个东西给撑住了。

凭习惯,她能知道是男孩的脸,紧接着男孩的舌头进入了她的花穴,伊琳娜从未受用过如此长的舌头,可以伸到阴道尽头。

她情不自禁的开始呻吟着,伊琳娜能感觉很多分泌物的溢出。

全部进了男孩的口中,伊琳娜说着:「好样的,小奴隶,品尝一下我们白种美人的花瓣喝蜜液,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别浪费了」。

「sogoodfeeling」,伊琳娜感慨:这真是个有优秀奴隶让女人享受的国家。

整个过程中男孩都是面带微笑的服务着,最后,男孩吮吸干净伊琳娜的阴部说:「主人的蜜液真甜很香!」看来他也很乐意。

苏珊却一直在睡。

第二天一早伊琳娜还在熟睡,苏珊就睡够醒来,很想小便,骑着大一点的奴隶进了卫生间,男孩跪在面盆前让苏珊骑坐在肩上洗涑,结束后才发现里面没有马桶的,却有一个很象漏斗一样的东西,男孩介绍这个就是便器,便器下面有个洞,男孩把头伸进去后含住上面下来的导管,哦!原来如此,苏珊不客气的退下内裤坐了上去开始尿,男孩全部喝了下去后苏珊站起来,男孩刚要拉起内裤,男孩很快把头伸进她的胯下把整个阴部舔的干净及了,因为苏珊昨晚没有洗澡,所以阴部的气味很重,连她自己都能闻到,但是看着男孩很认真而且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结速后又骑着大一点的奴隶回到房间把伊琳娜弄醒。

伊琳娜醒来后就想大便,昨天在飞机上自己只是小便,还没有大便过的,骑奴到了卫生间一看,那个小便用的马桶用不上啊,男孩指了一下昨夜她洗澡用的椅子,伊琳娜会意地上去了,脱下内裤后坐下。

男孩开动开关把椅子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后,和伊琳娜的身体成反向的躺下去把头套进一个头箍里,伊琳娜调节电钮直到男孩的嘴巴紧紧贴住自己的肛门,和使用腾田一样的顺利,男孩吃下了伊琳娜所有的大便,伊琳娜太累没有时间思考政治的事情,排便也就很顺畅了,吃完后有把肛门清洁了,上完厕所伊琳娜想:这的奴隶服务的很周到,几乎不用自己吩咐。

男孩特别的感谢伊琳娜,让她很奇怪就问了原因:凡是服务女主人的男孩,在女主人没有离开该宾馆期间,一切的食物和水分就只能靠女人的大小便,要是女主人不拉或者不想拉,那就只有挨俄的服务。

「真是过瘾!放心吧,我会多吃的,我多吃你就能多吃了,但是要服侍好我噢!哈哈哈哈」伊琳娜愉快的伊琳娜和苏珊弄好后才感觉自己肚子饥饿得很,昨天到的时候只知道很累,忘记吃东西了,就吩咐了奴隶:「带我们去餐厅」门外的两个马奴马上进来后蹲下,伊琳娜她们骑上脖子就出了房间。

走道上还真热闹,青一色的美女,胯下都骑着马奴来来往往。

一个法国美妇向伊琳娜问好:「你好,小姐,你很美丽!」「谢谢」美妇继续:「你们是第一次来么?」「是的,你呢」法国女人很高兴的说:「我来过很多次了,我已经离婚很久了,就是每年来这度假的,这儿是女人真正的天堂!」她们就这样一边聊天一边骑马走向餐厅。

到了后伊琳娜发现餐厅原来也很享受,只是自己还没有感受过的。

里面的位子是伊琳娜和苏珊没有见过的,看上去有点象马桶,位子是双层的,中间那层可以看见一个奴隶的脸,位子前面还跪着一个奴隶。

伊琳娜也不想了,反正是自己享受,别人受苦,很快撩起裙子入座,这时候才发现位子的最上面这层是没有什么承受力的,自己的整个身体都落在那个下面奴隶的脸上,因为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呼吸的热气很紧凑的吹到隔着内裤的阴部,暖暖的很是受用。

脚就伸到前面有奴隶帮你舔吸服务。

苏珊因为穿的是长裤,没有那么明显的感受,不过还是很高兴,在她看来这才是真正的女皇式的服务和享受。

伊琳娜慢慢的品尝着日本的名菜佳肴,也在一边观察其他的美女们在做些什么。

远处一些一个德国的女人把喝不完的牛奶放在地上,然后把脚放进里面,让奴隶用舌头在里面慢慢的用牛奶给自己的脚按摩,真是不错,奴隶又不能把牛奶喝了,但是每次舌头接触到牛奶都会很想喝。

另外一个女人似乎在吃饭的时候还想要某方面的服务,吃到一半站了起来把内裤一退在坐下,马上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已经在享受了。

那边的一个女人更是能取乐,把葡萄一颗颗的放进阴道里面,要下面的奴隶想办法弄出来吃,伊琳娜想:可能有时候是吸,有时候是用舌头卷。

还有很多。

伊琳娜一下想起自己也可以享受一下,还没有吃饭时有奴隶给自己口交的经历的,也一样的把内裤一脱又坐下,立刻感到奴隶的舌头在外阴轻轻的舔动,因为这是餐厅,这儿的奴隶的舌头不是很长,也就不会造成美女们失态了,只是轻松的享受这刻时光而已。

伊琳娜也是老手了,不会因为那么轻微的舔动就会兴奋,况且这是在很多人面前的。

所以她依然很平静的一面用餐一面享受这种漫长而且不疼不痒的日本奴隶的服务。

高贵的伊琳娜在上面倒是很快活,但是下面的奴隶可就辛苦了。

先前伊琳娜才坐下,奴隶就闻到她的内裤的骚臭味很大,两天没有换了,当然会有这个味道了,但是奴隶是没有资格挑拣的,谁坐到你的头上你就得好好的为谁服务,所以伊琳娜的下面这位奴隶强忍受着刺鼻的气味让伊琳娜的阴部抵在自己的鼻子上。

不过这也是他第一次闻到美国美女阴部的味道,况且这个美女是任何奴隶看了都会想这么做的,所以他也很配合的让伊琳娜的阴部顶在两个鼻孔上呼吸,这就是说,他吸进的空气也就是伊琳娜阴部的气味,带有少量的氧气而已。

而现在伊琳娜竟然脱了内裤坐下,这下更是让奴隶的整个鼻子深深进入了伊琳娜的阴道,每次的呼吸都是空气从外面进入阴道后才会进入奴隶的鼻孔,里面的气味没有想像中那么差,昨夜伊琳娜是洗过澡的,但是没有洗过内裤而已。

上面的伊琳娜觉得舔的差不多了,应该让他也感受一下自己的肛门的味道,就向前移动了一点,立刻达成了愿望,舌头听话地在肛门上来回转圈,真是微妙极了。

因为早上自己大便过,所以伊琳娜悄悄说:「好好给我舔舔,把皱褶里面的东西舔出来吃下去,一定要很干净。

」就这样一个午饭吃了将近两个小时。

看到女主人们开始回去了,伊琳娜也拉起了内裤,但是奴隶说:「主人,你的内裤应该清洁了!」「我想也是」。

伊琳娜没有生气的回答道。

回到房间后,伊琳娜问谁负责清洁我的内裤的,奴隶马上叫来一个奴隶,那个奴隶说:「我就是这个房间的负责清洗主人内裤的奴隶」。

伊琳娜问苏珊要不要也洗了,苏珊也感觉内裤很粘了,伊琳娜脱下内裤提在手上,奴隶爬过来用嘴叼住放在床上。

伊琳娜很好奇的问是怎么清洗的,奴隶说有一定的顺系的。

伊琳娜和苏珊躺在床上看着奴隶把她们的内裤放好后,紧贴阴部的地方是向上的,上面还有她们的分泌物,这个从颜色上就可以看得出来的。

然后把鼻子紧贴深深的闻着,再用舌头慢慢的舔干净上面的分泌物。

伊琳娜和苏珊看着奴隶对这么脏的东西很是崇拜感到异常的快乐。

最后奴隶把内裤裆部的地方舔的干干净净,那些伊琳娜和苏珊流出来的东西全被奴隶用口水混合后吃了,还说:「这是人间珍品,不能浪费的」两人听后笑死了。